天线宝宝总裁三肖
致敬丨在离家最远的地方守护回家的路
点击数:   更新时间:2018-08-22 11:26
致敬丨在离家最远的地方守护回家的路

面向界碑和党旗宣誓

每天,当暮色降临,雪山归于孤寂的时候,四级警士长张雷习惯站在营区门口,望着眼前连绵起伏的雪峰,听山风从耳旁呼啸而过。

张雷站立的地方是红其拉甫边检站前哨班

一个被称为

“离天最近、离家最远”

的地方

如果目光能穿透雪山,他目光的终点应该在陕西咸阳,那是他的老家,距这里近5000公里。这个季节,家乡烈日正炎、生机勃发,而这里,依然万里冰雪。

冒雪巡逻

前哨班海拔5100米,高海拔使这里终年冰雪不化。在营区的展览室内,还记着另一组数据:3200米、4300米、4500米,这些数据记录的是边检站的历史。

边检站第一代营区在一个叫水布浪沟的地方,海拔4500米,所谓“营区”就是几顶帐篷,即便在冬季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,官兵们也只能靠血肉之躯抗衡风雪。1983年,边检站迁至海拔4300米的皮拉力,1993年,再次迁到海拔3200米的塔什库尔干县城。期间,前哨班始终守在海拔5100米的红其拉甫达坂。

红其拉甫边检站第一代“营房”

前哨班第一代“营房”

张雷2004年入伍时,硬件设施已经大大改善,他认为“艰苦的环境才能更好磨练自己”,主动申请在前哨班执勤。

在外人看来,5100和3200只是两个普通数据,其中艰苦只有官兵能体会:


这里年平均气温零下9℃

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48%

曾有生物学家将这里称为“生命禁区”

高原环境对身体的伤害,有的可以看见,有的却看不见摸不着。边检站原翻译位永超,30多岁就已经满头白发,满脸沧桑,常被年龄相仿的人喊做“大叔”。

首任和次任站长退役后,都在不到60岁的时候就去世了。很多官兵患上高血压、心肌肥大,还有人患上生殖疾病,终生无法生育。

艰苦的条件一度让官兵吃尽苦头,“照亮用马灯,取暖做饭烧牛粪……气压太低,饭都是夹生的,能吃上青菜比过年还高兴。”回忆起30多年前边检站初创,第一任政委盛文斌依旧感慨万千。

在一段老影像资料里,几名战士砸开厚厚的冰面取水,然后踩着没膝的积雪中把这些水抬回营区。另一段视频中,几名从内地城市来的领导上山看望官兵,看到大家脸庞黝黑、嘴唇干裂、指甲深陷的模样时,当场失声痛哭。

凿冰取水

红其拉甫官兵的手

在恶劣环境下,农作物和蔬菜一度被认为无法在这里生长,官兵们曾试种多次,都无果而终。后来,来自河北的战士孙超经过10多年钻研,成功试种出西红柿、茄子等作物,让官兵的饭桌上有了五颜六色的蔬菜。战友们说他是在“万仞冰山开辟三亩江南”,他也因此多次立功受奖。

今年八一建军节,一位退役多年的老领导重回边检站,看到温室大棚里瓜果满园,激动得泪流满面,在他的记忆里,红其拉甫的颜色只有戈壁的灰和雪山的白。

战士孙超和他的温室大棚

但在前哨班,绿色始终无法常驻,连生命力最顽强的高原红柳也无法生存,仅有几株盆栽被官兵们“像女儿一样照顾着”

无边无际的孤独同样让人难以忍受,夏季,往来的旅客和游人尚能帮助官兵排解孤独;一旦进入帕米尔高原漫长的冬季,陪伴他们的只有无声的雪山、石头和星星。

曾有执勤战士从前哨班回到山下,抱着一颗枝叶繁茂的高原白杨久久不愿松手。

“唯见塞雪积复融,不知人间四季变”

自那以后,边检站采取了轮勤办法,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每名战士在山上执勤时间最长不超过三个月。

让人欣慰的是,随着部队建设发展,工作生活环境在不断改善,吸氧设备、各种文体设施、高原药品被配发到各中队、各班。2016年,随着连接喀什和塔什库尔干县的高速公路竣工,生活物资可以在短时间内运往山上,官兵们在隆冬季节也能吃上新鲜的蔬菜。

相比物质的日渐丰富,更让官兵们引以为豪的是荣誉的沉淀,1995年,边检站被国务院、中央军委授予“模范边防检查站”荣誉称号,成为公安边防部队第一面旗帜。

今天的红其拉甫边检站前哨班

最高荣誉

《我是红其拉甫的兵》是每名官兵都耳熟能详的,站立者为张雷

新学员擦拭界碑,这是他们来红其拉甫后受的第一堂教育

根据不同时期任务特点的不同,边检站还凝聚成新老“三特”精神,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忍耐”在前,“特别讲政治、特别守纪律、特别能奉献”在后,正是在这股精神的支撑下,常驻高原的官兵们经受住了一次又一次考验。

最大一次考验来自今年3月21日,党中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公布,公安边防部队退出现役。消息一出,立刻掀起不小波澜,“改革后去哪儿、能不能回家?”成了官兵们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消息太突然,大家有想法也是人之常情。”边检站现任站长王现雷解释。全站80%以上的官兵来自全国各地,与家人两地甚至三地分居,如果退出现役后继续留在这里,将意味着他们很可能此生都要常驻边关。

那段时间,类似“讲政治、守纪律、能奉献”的标语被悬挂到营区最显眼位置,站领导与官兵开展一对一谈心。

“脱了军装,边防总要有人来守。”张雷说,“但我们坚信,一定会越改越好。”最终,初心战胜了彷徨,在部队开展的一次问卷调查中,大多数人选择了“留下来”。

常有人说,在红其拉甫“躺着都是奉献”。“我们要是躺着,老百姓晚上就没法安安稳稳躺着睡觉了。”王现雷说,这位来自山东济宁的老兵一直将红其拉甫视为“精神圣地”,从两年前任站长起,就决心守好这里。

边检站驻地塔什库尔干县与巴基斯坦、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,毗邻“金新月”毒品产区,口岸地区是中国与巴基斯坦陆路唯一通道,管控和查缉任务艰巨。

2015年,张雷和战友曾在一个月内缴获海洛因103千克,还有一大批不法分子在这里被抓获。在查缉之外,官兵们还承担起救助往来遇险旅客的任务,仅在今年,他们就救助了近百人。

查缉车辆

查获毒品

救助发病旅客?

“我们是边防的守望者,既要守平安,又要打坏人。”张雷说,这也是他喜欢站在这里望向远方的原因。

夜色渐浓,雪山只剩下黢黑的轮廓,张雷拉了拉衣领,远处,几名战士身着棉衣在哨位上交接勤务。

营区的灯光次第亮起,照亮了从门前通过的中巴友谊公路。对很多常年往返于中国和巴基斯坦的中国人来说,这是他们回家的路,有战士们守在这里,他们的心就是踏实的。

与巴方军人联谊

作者 张佳

摄影?王涛?段飞

消息来源:CNR国防时空

本期编审:孙 ? 利

责任编辑:朱西迪、李俊

投稿邮箱:guofangshikong@qq.com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列表